专家称志愿军打败美军纯属偶然?两次战役揭惊人真相


长期以来,一直有所谓的专家学者(比如沈志华)以学术讨论为名,发表文章称:在朝鲜战争期间,“中国军队带有某种偶然性地进行了两次非常成功的运动战以后……毛泽东本人也产生了盲目乐观的情绪……志愿军首战告捷使毛主席毫不怀疑其战略方针的正确性”,这促使中国“不接受”美国在1950年底、1951年初提出的停战谈判,丧失了有利时机。

可以说,他们立论的一个基础是,志愿军在第一次和第二次战役中取胜,纯属偶然。

可奇怪的是,这些所谓的专家学者连军事都不懂,就口出狂言,也不知道哪来的自信。

一、不容乐观

战争刚刚开始时,毛主席和彭德怀考虑志愿军入朝后,先立足于防御,顶住美韩军的攻势,再谋求下一步的行动。但是,美军和韩军进攻速度非常快,一下子就攻过了志愿军预定的防御线,先行防御方案已无法实施。

怎么办?毛主席和彭德怀当即决定,改防御为进攻,在进攻中寻找消灭美韩军的战机。

1950年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开赴朝鲜战场

这就注定了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只能以遭遇战开始。

遭遇战的特点是,作战双方对敌情均不明了,指挥员只能自己去分析、判断敌情以做出最佳决策,十分考验指挥水平。

当时,志愿军知道美韩军在进攻,但对敌人的兵力、火力、战役展开、作战特点、作战能力、各部作战意图都不清楚。而美韩军则不知道志愿军已经入朝。

到底是什么,让志愿军赢得了第一次战役?

是毛主席和彭德怀对战场局势的把握能力和指挥水平。

1950年10月25日,志愿军118师与韩军第2军团第6师团在温井里西北的两水洞突然遭遇,志愿军以354团发起攻击,打垮了韩军第2联队,取得开门红。随即,彭德怀马上命令四十军对温井里展开攻击,驱逐了韩军第2联队,拿下温井里。

到10月26日,战场态势为:

美军第1军以英军第27旅、美军第24师为右翼,在定州、龟城方向打垮了朝鲜人民军残余部队,一路势如破竹;其左翼韩军第1师团在云山受阻于志愿军360团;其预备队韩军第7师团在云山东南不远的宁边展开。

韩军第6师团第2联队遭到打击后失去战意,一路南逃至价川;第6师团第7联队则已深入志愿军四十军所攻克的温井里北侧的楚山和古场;第6师团第19联队和第8师团第10联队在温井里西偏北的熙川;第8师团的第16、21联队则在温井里西偏南的球场。

志愿军方面,四十军已进至温井里附近地区,三十九军在向云山前进,三十八军在向熙川前进,距离还相当远。

也就是说,韩军虽然首战失利、失去了温井里,但整体的战场态势并无不利。从温井里周围这个战场局部来看,志愿军四十军被韩军4个师团11个联队包围。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在楚山和古场的第7联队,表面看是被志愿军切断了退路,但若换成韩军进攻的角度,这支韩军其实是在不经意中完成了穿插任务,深入志愿军后侧,从北方严重威胁到四十军侧后。

从战役全局的角度,志愿军三十九军和三十八军的进军路线都是向着温井里周围的区域。也就是说,志愿军入朝的初始区域,正好在美军第1军和韩军第2军团的包围之中。

因此,志愿军首战虽然获胜,但战场态势却不容乐观。这种情况下,就看指挥员怎么应变了。

二、名不副实

韩军第2军团军团长丁一权少将和第6师团师团长金钟五准将的处置办法是,让第7联队撤退,让第6师团第19联队和第8师团第10联队2个营,从熙川向温井里前进,去接应第7联队,同时反攻温井里。

美军第1军军长米尔本少将则根本不管温井里方向是什么情况,继续让其英军第27旅、美军第24师攻击前进。

韩军第1师团师团长白善烨准将则在磨洋工,并不全力进攻,迟迟拿不下志愿军四十军最弱的360团。

美军第8集团军司令沃克中将和美军远东总司令麦克阿瑟上将更是什么都没做。

可以说,首战两水洞,拿下温井里后,志愿军四十军已经暴露,三十九军和三十八军虽然没有暴露,但还在赶路中,对26日的战场态势无法提供帮助。在这种情况下,美韩军的高级将领们却磨洋工、看风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韩军“三大将”之一丁一权

特别是丁一权和金钟五,战场态势对他们如此有利,他们却让第7联队撤退,让第19联队、第10联队救人的同时“报仇雪恨”。

两人如此决断,就在于这就是他们真实的军事指挥水平。

丁一权原本只是日军中的一个少佐,金钟五1944年加入日军,1945年刚刚当上少尉没几天,日本就投降了。韩军建立之初,急需军事人才,这些原日军中的低级军官得以在韩军中以火箭般的速度飞速提升,三四年时间就成为了师团长、军团长这样的高级军官,实际上,他们并不具备相应的指挥能力。

那么,麦克阿瑟和沃克呢?这两个人可是美军名将,特别是麦克阿瑟,更是美军中最顶级的名将。

美军名将麦克阿瑟

起初,麦克阿瑟判断中国不敢出兵,不过,作为一个指挥官,他还是做了有针对性的部署。他命令美军第1军、第10军和韩军第2军团全速向鸭绿江、图们江前进,目的就是用最快速度封闭中朝、苏朝边境,封闭中国和苏联军队入朝通道,造成既成事实,然后回过头来消灭残余的朝鲜人民军。这个计划相当不错,发挥了麦克阿瑟精于大战略和大战役布局的长处。

不过,志愿军还是早一步迈过了鸭绿江,出现在战场上,数量还不少,但不巧的是处于了美军第1军和韩军第2军团的包围之中。那么,美军就应该利用这一有利态势,消灭这支中国军队,震慑中国政府,使其不敢再派军队入朝。这时,麦克阿瑟的短板凸显出来——他对战场细节的把握能力不足。

这种战机稍纵即逝,麦克阿瑟和沃克都没有看出来。这就是差距,名将和真正的军事家之间的差距。

云山战斗中的志愿军三十九军

当时,志愿军扭转战局的唯一办法就是想办法先歼灭部分敌军,改善战场态势。

三、兵贵神速

兵贵神速,指的是要抓住战争中的时间权,不仅仅指部队机动速度,指挥员研判战场局势做出决策的速度更是关键。麦克阿瑟和沃克没有做出反应,这就是决策能力不足的表现。

彭德怀在